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我也希望你退役以后可以过快乐而自由的生活呀。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银裤衩的事件过去这么久了,仿佛到今天才完全平复了心情。

其实我也不想像个怨妇一样执着于这件事情,不想被那些不怀好意或是不明真相的人指指点点说:cr的粉丝怎么那样呀,和自己的偶像一样输不起,好歹还是前队友拿的奖呢。

其实我不是觉得魔笛真的不能那这个奖(不和cr比,魔笛今年的确应该有一个荣誉),cr也真的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梅西金球四连,他都到场了)。我只是有些伤心于他所收到的不公正待遇罢了,想必cr也是因此而愤怒。

而魔笛昨天说的话也印证了这一点。

除此之外,皇马不论,前队友拉莫斯的言论的确令人寒心,却也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没什么好指摘的。皇马俱乐部有什么可付出真心的呢,仔细想想俱乐部也...

他就像精通了离别这项伟大技术,在一切无言的恳求与绝望里。

球场挤满了欢迎我加入皇马的人群,那天有九万人来到现场,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大明星,像流行歌手或者好莱坞的大明星,

看了皇马给他做的告别视频,真的只能呵呵了。
从来不奢望皇马给他家一般的温暖,但是不想连同事一样的体面分手都没有。

年少的时候以为梦最美好,以为天道酬勤,以为忠诚和热情可以换来尊重。
九年时间,触目所及,皆是征服。
最贫穷的年代,你来到这里。
最困难的日子,你负荆前行。
最光辉的时刻,他们说你该走了。

光荣的团队奖项出凡的个人奖章都打动不了挑剔的主席和高贵的会员们。

你发现,伯纳乌永远没有国王,他们也许需要将军,也许需要主帅,但他们永远不接受统治者。
太平虽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

所以你走了,所以风停了,所以梦醒了。

我也希望将军可以去一个主场不会被嘘,客场得到喝彩的球队,像国王降临,像天神下...

我恳求大家不要再嘘我了,因为我始终全力以赴一如既往。

如果你发现有件事情我没做到 ,可能是因为我真的做不到了。

现在的身体恢复速度没有以前那么快了。

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

九年,一场大梦,恭祝将军踏上新的征程。

七月七日晴,忽然下起了大雪。

七月十日,葡萄牙欧洲夺冠两周年纪念日。

如果一个人、一个球队能给你带来快乐,那么他某一天一定能给你带来更大的痛苦。


© 心上有朵花儿 | Powered by LOFTER